沈宣仁生平


沈宣仁先生一九三一年生於菲律賓馬尼拉的一個華人基督教家庭。沈先生的父親沈漢新原是 廣東地區的客家人,也是一位聖公會牧師。當年,聖公會港粵教區差派沈漢新牧師到菲律賓出任牧職,沈宣仁先生自幼便在菲律賓的華僑社群和基督教教會中成長,並在教會認識後來成為其賢內助的羅素琴女士。一九五二年,沈先生畢業於菲律賓基督教大學,主修英文,副修哲學。畢業後沈先生旋即赴美進修,於一九五五年獲歐柏林學院(Oberlin College)頒授碩士學位。然後,沈先生轉往芝加哥大學繼續攻讀神學,受業於Bernard M. Meland、Bernard M. Loomer及Jaroslav J. Pelikan,於一九五八年獲神學士,並於一九六三年獲頒授博士學位。

沈先生原計劃在畢業後回到中國大陸工作,但由於當時中國大陸社會政治環境的封閉,以及亞洲基督教高等教育聯合董事會的推薦,沈先生遂於一九六二年到香港崇基學院任職。在崇基學院,沈先生任教於早年的哲學及宗教系,和後來於一九七八年獨立出來的宗教系,主要講授「宗教哲學」、「基督教經典」、「人與拯救」等科目,以及通識教育課程的「大學之理念」、「柏拉圖理想國」、「思考藝術」、「西方文化概論」等科目。在教學期間,沈先生曾任崇基學院哲學及宗教組主任(1969-73)、崇基學院哲學及宗教學系系主任(1973-74,1975-76)、 崇基學院通識教育主任(1977-90)、崇基學院文學院院長(1969-71,1976-77)、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院長(1986-89)和崇基學院院長(1990-94)等行政要職,一九九五年九月正式榮休。沈先生退休以後,還擔任兼任講師職務,直至一九九六年七月。

沈先生對崇基學院和香港中文大學的通識教育曾經作出重大的貢獻。沈先生秉承芝加哥大學 重視通才教育的理想,自美抵港後即在崇基學院既有的基礎上,制定「綜合基本課程」的教育目標和課程內容,編寫如《大學教育與大學生》(1973)、《論文的註釋及參考書目》 (1976)、《讀與寫:大學之鑰初輯》(1977)等教材。「綜合基本課程」後來進一步發展成為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指定課程的一部份,使中大同學的大學教育兼具專業與通才的訓練。

沈先生在香港期間,適逢香港與中國大陸正經歷著重大轉變。對於當年發生的重大事件,如 一九六二年的中國大陸難民潮、一九六六年香港的反天星小輪加價運動、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一九六七年香港的爭取中文列為官方語文運動、一九七一年的保衛釣魚台運動、一九八四年香港回歸的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等,沈先生多有發表言論,表達知識份子對國家 和社會的關懷,深深地影響崇基學院學生對社會的批判和承擔精神。在學院以外,沈先生積極支持社會上民間團體的工作。他曾任聖公會何明華會督(Bishop Ronald O. Hall)的神學及教育顧問,在聖公會港澳教區擔任神學文憑課程講師,也積極參與何明華會督時期舉辦的湯樸威廉會(William Temple Society),推動聖公會菁英探討學術及社會議題。此外,沈先生也曾出任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董事會主席(1986-1996)、 香港基督徒學會管理委員會主席(1988-1995)和香港哲學會創會會長(1986-1990)。

沈先生是聖公會會友,也是一位平信徒神學家。他的博士論文導師是美國神學界一代宗師Jaroslav J. Pelikan,而沈先生可說是當時芝加哥大學訓練出來的神學菁英。然而,沈先生畢業後立志回到中國社會服務,在亞洲從事神學教育工作,推動基督教信仰的入世關懷。在加入崇基學院初期,他放下神學研究和寫作,專心一意的為大學本科生建立大學教育的基本設施,培育學生尋求學問的嚴謹態度和開放的心靈。沈先生經常謙稱他的神學論著不成一家之言,但是美國神學界視他為亞洲神學家的其中一位重要代表人物。他的一些討論中國社會問題的英語著作被翻譯成為德語,在德國的學術界出版。一九八五年,美國宗教學學會慶祝七十五週年,在年會中邀請沈先生為其中一個講座的講者,從亞洲觀點回應芝加哥大學David Tracy教授的神學思想。一九九二年,芝加哥大學神學院評選沈先生為當年的傑出校友,對他在亞洲的頁獻給予高度的評價。

沈先生為藝術愛好者,他酷愛電影、音樂和摺紙。沈先生經常到電影會和電影展觀賞不容易在電影院播映的精選影片,他更邀請朋友和同學分享他的個人推介。他對基督教聖樂尤其喜愛,曾經參與過許多大型合唱曲的演出,包括韓德爾的<彌賽亞>、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中的<歡樂頌>,以及孟德爾遜的<以利亞>等。香港電台第四台曾多次邀請沈先生在古典音樂節目中分享他個人對聖樂和古典樂曲的體會。此外,沈先生更是世界知名的摺紙家。他的作品曾在美國、英國、意大利、法國、德國、西班牙、日本、星加坡和香港展出。大英摺紙社在一九八二年為沈先生出版一本專集,名為Philip Shen: Selected Geometric Paper Folds (Birmingham: British Origami Society, 1982)。意大利、法國和德國的摺紙會曾經邀沈教授專程前往當地講解他的摺紙藝術。自香港摺紙學會於1991年創辦後,沈先生一直擔任該會的榮譽頺問,而該會亦以沈先生所創作的摺紙作品「梅花」為會徽。

沈先生深受同事的敬重和同學的愛戴。前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何秀煌教授曾讚許沈先生為了教育理想,「不計成敗,全心投入。……是中文大學正視書院價值、倡導人格和品德教育的典範。」沈先生從事教育事業差不多四十年,為香港中文大學及崇基學院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優秀學生。他們之中為數不少在學術、文教、教會牧養及其他專業上卓然有成。為了祝賀沈先生六十大壽,崇基宗教系同學及校友曾合力搜集了沈先生不同類型的著述,編譯成專集《三十年來情與理》(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1992)。此外,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系、哲學系與大學通識教育部及崇基學院更於二零零一年六月舉辦了「宗教、哲學與大學教育理想--沈宣仁教授七十大壽學術研討會」,並出版了論文集《在求真的道路上--賀沈宣仁教授七秩之慶》(香港:香港中華書局,2003)。

沈先生與羅素琴女士自幼青梅竹馬,於一九六二年組織美滿家庭,夫妻恩愛逾四十年。羅素琴女士為前崇基圖書館館長。沈先生夫婦育有兩子,長子其恕,幼子其樂,事業均卓然有成。沈其恕博士是人工智能的專家,而沈其樂先生則是建築師,兩人分別於英、美兩地工作。

(原文收錄於《沈宣仁教授追思禮拜紀念文集》)
廣告